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 
  绿色文化
 笔下常春
 诗歌
 生态美文
 
 
  首页 > 绿色文化 > 笔下常春
  笔下常春    
大森林印象
  发布单位: 《国土绿化》杂志社 发布时间: 2018.06.06

   新中国成立后,大兴安岭的森林被两个正厅级林业管理局管理着。说是管理,说白了就是砍伐。这些年,人们伐着伐着才发现,次生林再生也生不过原始森林。儿子像老子,但怎么也不是老子。虽然人工补种、飞机播撒,怎么长都长不出老森林的财大气粗,膀大腰圆。  

   大概上帝造森林时,就算到人类会有这一手。原始就是原始,次生就次生。原始不是次生的爹,次生也不是原始的儿子。

   两个林业管理局,一个叫大兴安岭林业管理局,局址在黑龙江,森林面积只是大兴安岭森林的三分之一;一个叫牙克石林业管理局,局址在内蒙古,管辖的森林面积占大兴安岭的三分之二。奇怪的是,面积大的得了个小名,面积小的得了个大名,我估计当年的林业部长有黑龙江情结吧,胳膊肘一拐,就把大名送给了黑龙江。

   这种事,过去有,现在也不少。当年的深圳,中国人都知道,还有一个蛇口,十几年后蛇口和南头区合并时,蛇口的名字已是响当当的,却没有变成新区的名字,反而起了一个南山区取代了蛇口和南头,现在人们记忆中还有蛇口,什么南山北山,有几个人能知道?这是闲话。

   我前后去过大兴安岭3次。第一次是到牙克石林管局管辖的阿尔山林业管理局,属牙克石林管局下属的二级局。第二次是大兴安岭火灾时,那时我是新华社驻满归报道组组长,前后在那边呆了20多天。还有一次是专程到鄂伦春自治旗,探访中国唯一的狩猎民族和那个孕育了少数民族精英的嗄仙洞,鄂伦春就在大兴安岭的南麓。

   第一次到大兴安岭,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那时的我二十郎当岁,混进新华社的队伍,兜里揣个小本本,走哪哪都挺重视。阿尔山林管局专门开出了专列——专门运送木材的小火车。当年京剧《林海雪原》里有“火车一响,黄金万两”的说法,那火车指的就是我乘坐的这种窄轨小火车。阿尔山林管局门口挂出大横幅:“热烈欢迎新华社记者来我局指导工作”,有生以来,我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规格的接待,印象特别深。阿尔山林管局部所在地以白桦林和红松为背景色,环境优美。

   第二天早晨,驱车到了一片原汁原味的老林边上,我第一次见到真正意义上的原始大森林。用一个有时代感的词来形容,我所看到的大森林是一派老贵族风范。林子里的枯叶、腐叶、病叶铺得厚厚实实,散发着一种独有的森林的腐气。林子一老一大,阳光洒不进来,月光漏不进来,那是一个盘根错节、互相缠绕、封闭而骄傲的森林家族。在林子里漫步,是没有响声、不留印痕的。松软的树叶,踩上去总会觉得不踏实。白天林中的光线看上去像黄昏,黄昏的景色看上去像夜晚,夜晚的景色又像走进一个怪异的梦中,大森林就是这么千奇百怪。

   我去的季节是森林最肥的季节,红的红透了,紫的紫过了,绿的绿出油了。所有的野果,地上,树上,草里,都到了“临盆”的日子,你稍一不小心,就会听到一阵阵瓜熟蒂落的野果的啼哭声。人开始忙碌起来,采摘到的野果少的自用,多的晒干。人忙,各种小动物也早早忙上了,三条杠的松鼠,大嘴的杜鹃,都各得其所……

   几十年过去了,大森林的印象就这样印在了脑海中。   作者:田炳信

   
 
   
主办单位: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 单位地址: 北京市和平里东街18号
承办单位:《国土绿化》杂志社  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
联系我们: 010-64483365转808,邮箱:gtlh@163.com
网站备案序号:京ICP备10045579-1号 建议浏览器使用1024X768分辨率